阅读历史 |

第七百七十四章 可怕的伙食(1 / 2)

加入书签

采晶=发财。

扈轻果断决定不能逃,逃也要带上大笔魔晶才能逃。

脖子套圈,众人不但没有逃跑的欲望,连讲话都没有欲望。

扈轻没敢尝试传音,万一这圈能感应到呢?

到出发那天,看守倒是没有丧尽天良的让他们走过去,大约是不想耽误发财的时间,来了一队大车,底盘很宽阔,车厢直接是一个巨大的栅栏笼,笼门打开。

“都上去,动作快点儿。”

他们四个自然一起,上去后找了个角落蹲着,眼神交流。

水心:逃不逃?

扈轻:不急。

魔皇令:这个能打开吗?

扈轻:能。小意思。

玄曜:我都听爹的。

三人安心了,老老实实蹲着。

唯有扈轻好奇的往后望,看后头那辆车的拉车兽。长脸跟犀牛似的,古铜色的皮肤一看就刀枪不入,四只蹄子嗒嗒嗒在空气中摆动得飞快。

扈轻盯着拉车兽的蹄,猛不丁想起自己的五花来。

曾经陪她走街串巷收破烂,后来把它放到双阳宗兽园再没想起来过…它还活着吧?应该早就子孙绕膝了吧?大战的时候,它应该警觉一点儿跑到山旮旯里藏起来了吧。

又想到双阳宗,魔域入口堵死,大家关门打狗这会儿应该已经安全了吧。也不知道家里伤亡怎么样…

扈轻一会儿想东一会儿想西,大车摇摇晃晃的落了地,门打开。

“下来,快点儿。”

四人最后跳下去,扈轻扫了眼,植被稀少的山窝窝里,好像跟仙界也没什么区别。

没有木头房子,只有山壁上凿出来的一排一排的山洞,那就是采晶人的住处。并不平的中间地面,染着一滩滩的血,痕迹有新有旧,离着远的地方,有破烂的皮毛碎骨什么的堆成一片。靠着山洞的一块地上,支着上百口的大锅,咕嘟冒热气,翻滚着大块大块的肉。

竟然管饭。

扈轻才惊讶于这里展现出的好待遇,以为魔域也有人性光辉呢,就听见啪啪啪的皮鞭响,从山腹中间底部的一个黑色洞口里,走出来一个长长长长长长…的队伍。

新来的人乖顺的站在一边,看旧人下工。只见他们一个一个的排队上前,到交任务的地方放下肩膀上抗的半人长的大口袋。

肯定是储物袋。

几个凶神恶煞的魔族并不登记,只拿过口袋打开往里一瞧。

“过去。”

然后那过关的人就到煮肉的锅旁,从怀里掏出一个反扣的大碗来,直接伸到锅里不怕烫的舀满,满心欢喜的跑到一边蹲着吃喝。

扈轻不由皱眉:太不讲卫生了。

这还不算什么。

交着交着,突然一个人被踹倒。

“就这点儿?”看守不耐烦的摆手,“拖下去。”

旁边两个看守就抓了人往空地上走。

扈轻还天真的想,是要体罚他吗?

就见那两个看守摸了造型奇特的刀出来,咵咵两刀,一刀捅腹一刀割头。

直接杀死?

扈轻吓了一跳。

然后头的才更震碎她的三观。

那被杀的人,死后身体变化,变大了两三倍,不知道是什么族的,扈轻来不及看清楚,那两个看守已经无比熟悉的剥皮剖腹,剁成肉块就那样血淋淋的扔进大锅里去。

大锅还在咕嘟,大块肉在里头翻滚。

扈轻:哕。

她不适应,她很不适应,她太不适应!

这只是魔域的冰山一角然而她已经想回家,这个鬼地方,她是一分钟都不可能多呆的!

然,其他人都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。包括她的仨同伴。

魔皇令和水心都算了,他们都带着以前的记忆的。玄曜你是什么回事?!

玄曜盯着扈轻隐含愤怒崩溃的眼神,心虚又委屈:爹,我本就是吃同类的,人家这至少还是吃熟的…

扈轻:…

原来做异类是这样的感觉。

怎么办?要是这些人逼她吃怎么办?那她就现场表演个越狱!

扈轻立即拿定主意,反正在自己有力气反抗的时候,是绝对不可能做突破底线的事的!

水心眼神扫过来:又不是让你吃人。这和你吃小动物有什么区别?

扈轻:别忘了你是和尚!

水心:我这会儿不是,我发量惊人。

好遗憾,捉他们的魔都是瞎子,竟不懂得利用他的美貌。

好在新来的没有这吃肉的福利,等旧人都去吃肉了,就有人押着他们走进山下的地道。地道没有分叉口,一直走一直走。

绢布计算着脚程,等扈轻他们走出去重见天日的时候告诉她:“走了五十里。”

一条五十里的地道。

然还没完,他们又上了船,逆流而上,从巨大的树根下穿梭,尖头船停靠在巨大山壁下沿,众人跳上台阶,又走过黑暗的山路,这次在路上,完全漆黑的环境中,押送他们的看守不停的往他们脑袋里灌输怎么采晶,怎么避免被火焰魔螈发现,怎么逃跑。

主旨只有一个:死也要偷回魔晶来。

并画下大饼:“只要你们干满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